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恭喜華頓重登衛冕者寶座

screenshot_01
screenshot_02
cut
人家一畢業,前三年的平均年薪是17萬美金。(是滴,教主,約略台幣500萬。)
我們拿命根子什麼跟人家比雞腿咧?

遊戲代幣


cut
當網路遊戲世界的代幣可以兌換成真實世界的金錢時,這兩個世界的經濟模式是相同的。
或許將來,網路世界中也有華爾街的金融中心,它讓虛擬公司得以上市交易;
某種程度來說,古老人類希望長生不死的願望(或者某一群人追求的 最好是啦 「永續經營」概念)已經實現了。

上面這則新聞中,真實世界與虛擬世界的資訊彼此交錯:有人一天捐血九萬CC(如果這訊息是發生在見怪不怪的虛擬世界呢?)、遭站內人員檢舉報警(所以前提是:「網路平台的文字訊息是真實的」?)、如果楊女的誇張記錄並不涉及交易這些代幣,那麼詐欺罪是否成立?如果楊女的記錄是放在「唬爛版」或「就可版」呢?情況會不一樣嗎?(我認為不會不一樣。)重點不在於這些訊息可以當真嗎?而是網路上總有人不會當真,但是也總有一群人會當真。網路給了人們超越Ben Anderson的印刷術,同時也賦予了一套無所遁形的監視方式(surveillance)。

於是,(超越上面這個話題)我們可以這麼理解:宅男與一般人最大的不同正因為他們對於任何網路訊息總是用「當真」的態度來面對。(所以屁紅你是合格的。)

2011年1月30日 星期日

這就算是豬頭的除夕夜晚餐吧!

在雪地中走了40分鐘到魚店買鮭魚。(真的化貪吃為力量。)
(還沒說扛了一大袋米回來!)

各位的除夕夜就幫豬頭多吃一點吧!!
cut

Amy Chua的虎媽戰歌

6a00d8341c630a53ef0147e17a8485970b-800wi
screenshot_01
cut
WSJ的"Why Chinese Mothers Are Superior"(點這兒)超過7,500則評論。
時代雜誌(點這兒)和專訪(這兒);NYT書評(點這兒

2011年1月29日 星期六

新春愉快阿!


祝福各位鄉民新春愉快,吐年行大運,
修課的人隨便念就懂,報告亂寫就....
寫論文的人,寫到教授都求你趕快畢業.....
工作的人輕鬆賺,絕對超過22K
出田野的錄音筆都有電,筆記寫的超棒,報導人對你超好....
出國的人,就祝他們吃的肥肥,有錢回台灣囉!
反正就是一切順利囉!

cut

2011年1月27日 星期四

無題


cut

舉步維艱



昨晚應該是下了好大一場雪。今早門口積雪有20公分。
還好有工人來鏟雪,不然還真的出不了門。

雪很新鮮。
這輛車應該整個冬天都開不出去了吧!?

遇到其他戶人家尚未鏟雪,情況就冏了。

一路要這麼走去上學,還真不行。

路旁雪積粉高。

大家只好都走到馬路上了。

cut







豬頭人生

screenshot_01
豬頭人生中最苦楚的(自我)愛情想像都在這35天的航行過程中渡過。(回程時再來一遍)
cut

2011年1月26日 星期三

午餐

老是喊冷,也不是辦法。做個午餐來吃吃吧!

那個干貝太大顆,只好對切變成兩粒,所以做成Nigiri就不好看了。(真的不會擺盤)
cut

2011年1月24日 星期一

It's a crazy cold morning...


這是今早的氣溫。冷到會忍不住飆髒話。
連洗澡時都發現窗台邊的洗髮精和牙膏都結凍擠不出來了。
洗完澡到房間的過程是閉氣的,就像在泳池裡一樣耶。真是奇妙!
cut

正典的差異



對酒把刀沒特別喜歡只看過一兩本小說,現在也忘的乾乾淨淨
但是他說的這段話,我還蠻喜歡,尤其是紅色的部份

但李教授其實可以放心。

每一個時代的經典文學,其核心價值講的都是一樣的東西。

那就是對生命的熱情,對正義的挺身而出,對善良的讚頌,對邪惡的征伐,對愛情的嚮往,

對親情的羈絆,對友情的追憶,對自我認同的不斷反省。

也許我們使用的文字不一樣,也許我們的用典迥異(以前的人用典史記,我們用典海賊王),

但一部作品之所以能在當代大放異彩,絕對是因為它與人們心中崇仰的價值強烈呼應。

我的下一個世代作家也會一樣,不是因為我相信他們會比我更強,

而是我選擇相信,他們會跟我一樣捍衛我們都相信的純真價值。

李教授也許真的不符合時代了,但他對時代做出了貢獻,應該得到尊重。

我想李教授也許可以選擇相信年輕的下一世代,每一個世代都有他們的英雄。

上一輩的人把地球弄得很熱,我們這一代被迫開始節能省碳,但下一個世代得發明更厲害的辦法將地球救回來。

我也希望到了年輕人都不讀我的小說的時候,被時代逐漸遺忘的我可以記得我今天所說的話。

cut

2011年1月22日 星期六

今天出門下大雪。。。

video

走了將近一倍的時間才到研究室。

cut

2011年1月21日 星期五

我們一早起床就檢查email,好嗎?

試著這樣想想,我們一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是什麼?折棉被(不會吧)?上廁所?刷牙?煮咖啡?還是打開電腦下載郵件?豬頭正是最後這種人。

部落客寫了一篇「你不該一早就檢查郵件的七大理由」。
Gizmodo轉載的文章在此(請點),如果你有興趣的話,看看網友們的留言。

screenshot_01
cut
我想我不會改變。這不是因為我反對「郵件內容通常會停滯我們手邊的重要工作,並且分心」這種論點,但事實上,瀏覽網路的各種訊息(包括這篇內容),恐怕相對更容易使我們分心。而且通常我們正在處理的事情都不是最重要的,而是最緊急的。(救急不救窮呀!)

網絡世界已經改變我們生活中「多工」習慣,即便是在外頭等朋友上完廁所出來的那幾分鐘,都已經習慣拿出手機出來打發時間。
好嗎?我也不是那麼贊同。這種習慣的確帶來若干負面的影響(但還不至於需要徹底放棄這種習慣。)而我們所要改變的,是比以往更迅速的專注力,以及處理事務的行動力。
這或許無法徹底解決手邊正持續著手的問題,但至少降低了幾分的側面干擾。
而這(彷彿)偏偏抵觸了人類學專業的慢郎中訓練內容。(快不起來,怎麼辦?!)

2011年1月19日 星期三

翻譯、複製、擬仿、嘲諷、盜版、學語............

看這裡看這裡
這是T大外籍生與台生爭吵事件之後引發的
翻譯事件!真是太有趣了。

如果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人
請看
cut

曾經看過裡面一段話,但今天才發現出自於春上



翻譯:(朱學恆譯,引自朱學恆部落格)

我是以小說家的身份來到耶路撒冷,也就是說,我的身份是一個專業的謊言編織者。

當然,說謊的不只是小說家。我們都知道,政客也會。外交人員和軍人有時也會被迫說謊,二手車業務員,屠夫和工人也不例外。不過,小說家的謊言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在於,沒有人會用道德標準去苛責小說家的謊言。事實上,小說家的謊言說的越努力,越大、越好,批評家和大眾越會讚賞他。為什麼呢?

我的答案是這樣的:藉由傳述高超的謊言;也就是創造出看來彷彿真實的小說情節,小說家可以將真實帶到新的疆域,將新的光明照耀其上。在大多數的案例中,我們幾乎不可能捕捉真理,並且精準的描繪它。因此,我們才必須要將真理從它的藏匿處誘出,轉化到另一個想像的場景,轉換成另一個想像的形體。不過,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我們必須先弄清楚真理到底在自己體內的何處。要編出好的謊言,這是必要的。

不過,今天,我不準備說謊。我會盡可能的誠實。一年之中只有幾天我不會撒謊,今天剛好是其中一天。

讓我老實說吧。許多人建議我今天不應該來此接受耶路撒冷文學獎。有些人甚至警告我,如果我敢來,他們就會杯葛我的作品。

會這樣的原因,當然是因為加薩走廊正發生的這場激烈的戰鬥。根據聯合國的調查,在被封鎖的加薩城中超過一千人喪生,許多人是手無寸鐵的平民,包括了兒童和老人。

在收到獲獎通知之後,我自問:在此時前往以色列接受這文學獎是否是一個正確的行為。這會不會讓人以為我支持衝突中的某一方,或者認為我支持一個選擇發動壓倒性武力的國家政策。當然,我不希望讓人有這樣的印象。我不贊同任何戰爭,我也不支持任何國家。同樣的,我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書被杯葛。

最後,在經過審慎的考量之後,我終於決定來此。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有太多人反對我前來參與了。或許,我就像許多其他的小說家一樣,天生有著反骨。如果人們告訴我,特別是警告我:「千萬別去那邊,」「千萬別這麼做,」我通常會想要「去那邊」和「這麼做」。你可以說這就是我身為小說家的天性。小說家是種很特別的人。他們一定要親眼所見、親手所觸才願意相信。

所以我來到此地。我選擇親身參與,而不是退縮逃避。我選擇親眼目睹,而不是蒙蔽雙眼。我選擇開口說話,而不是沈默不語。

這並不代表我要發表任何政治信息。判斷對錯當然是小說家最重要的責任。

不過,要如何將這樣的判斷傳遞給他人,則是每個作家的選擇。我自己喜歡利用故事,傾向超現實的故事。因此,我今日才不會在各位面前發表任何直接的政治訊息。

不過,請各位容許我發表一個非常個人的訊息。這是我在撰寫小說時總是牢記在心的。我從來沒有真的將其形諸於文字或是貼在牆上。我將它雋刻在我內心的牆上,這句話是這樣說的:


「若要在高聳的堅牆與以卵擊石的雞蛋之間作選擇,我永遠會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


是的。不管那高牆多麼的正當,那雞蛋多麼的咎由自取,我總是會站在雞蛋那一邊。就讓其他人來決定是非,或許時間或是歷史會下判斷。但若一個小說家選擇寫出站在高牆那一方的作品,不論他有任何理由,這作品的價值何在?


這代表什麼?在大多數的狀況下,這是很顯而易見的。轟炸機、戰車、火箭與白磷彈是那堵高牆。被壓碎、燒焦、射殺的手無寸鐵的平民則是雞蛋。這是這比喻的一個角度。

不過,並不是只有一個角度,還有更深的思考。這樣想吧。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是一顆雞蛋。我們都是獨一無二,裝在脆弱容器理的靈魂。對我來說是如此,對諸位來說也是一樣。我們每個人也或多或少,必須面對一堵高牆。這高牆的名字叫做體制。體制本該保護我們,但有時它卻自作主張,開始殘殺我們,甚至讓我們冷血、有效,系統化的殘殺別人。

我寫小說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將個體的靈魂尊嚴暴露在光明之下。故事的目的是在警醒世人,將一道光束照在體系上,避免它將我們的靈魂吞沒,剝奪靈魂的意義。我深信小說家就該揭露每個靈魂的獨特性,藉由故事來釐清它。用生與死的故事,愛的故事,讓人們落淚的故事,讓人們因恐懼而顫抖的故事,讓人們歡笑顫動的故事。這才是我們日復一日嚴肅編織小說的原因。

先父在九十歲時過世。他是個退休的教師,兼職的佛教法師。當他在研究所就讀時,他被強制徵召去中國參戰。身為一個戰後出身的小孩,我曾經看著他每天晨起在餐前,於我們家的佛壇前深深的向佛祖祈禱。有次我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告訴我他在替那些死於戰爭中的人們祈禱。

他說,他在替所有犧牲的人們祈禱,包括戰友,包括敵人。看著他跪在佛壇前的背影,我似乎可以看見死亡的陰影包圍著他。

我的父親過世時帶走了他的記憶,我永遠沒機會知道一切。但那被死亡包圍的背影留在我的記憶中。這是我從他身上繼承的少數幾件事物,也是最重要的事物。

我今日只想對你傳達一件事。我們都是人類,超越國籍、種族和宗教,都只是一個面對名為體制的堅實高牆的一枚脆弱雞蛋。不論從任何角度來看,我們都毫無勝機。高牆太高、太堅硬,太冰冷。唯一勝過它的可能性只有來自我們將靈魂結為一體,全心相信每個人的獨特和不可取代性所產生的溫暖。

請各位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每個人都擁有一個獨特的,活生生的靈魂。體制卻沒有。我們不能容許體制踐踏我們。我們不能容許體制自行其是。體制並沒有創造我們:是我們創造了體制。

這就是我要對各位說的。

我很感謝能夠獲得耶路撒冷文學獎。我很感謝世界各地有那麼多的讀者。我很高興有機會向各位發表演說。


cut
我很喜歡老村的戰鬥方式。這種方式某種程度跟人類學家有著類似的毛病!哈哈

2011年1月18日 星期二

走路上學去

早上將腳踏車牽出公寓,二話不說又立刻牽回屋裡。下雪了。這可不能開玩笑。


cut

好冷中。。。(補充:剛才發現今天零下10度)



一個會下雪的都市究竟是什麼樣子?這個問題大概住在LA的居民也很難以體會。
總之,就是很不方便。
身上的裝備搞得很笨重(本來腦袋就已經夠笨夠重了)、
騎車又冷又危險、開車積雪要不開不出來要不打滑、飛機延誤。
這些都在一天之中發生。
冷成這個樣子,跟夏天的熱一樣難受呀!
(但是我想,冬天還是比夏天好一點。)

感謝馬丁路德的夢想,豬頭這兒多放假一天。呼~~好日子就結束在夢想這一天了。

cut
貼一則零下30度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