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1日 星期四

怎麼可能呢?

魔法總是會出現的,因為我寧可相信魔法。這樣或許活得快樂些

video

另一部也是有趣的小短片



cut
大鬍子馬說的其實真對,
宗教就是麻藥。
但活著就有操煩、苦痛,
不能給點麻醉劑讓人舒服點嗎?
請看這篇
侯蚊蛹的短文

2013年1月28日 星期一

沒了,竟然沒了!

全民 david 牙!
第一段


第二段


第三段


第四段



cut
外加回憶一下金斧頭的寓言!(豬頭要的)
原本放這兒

溫哥華的港邊。。。

Untitled
cut

2013年1月26日 星期六

2013年1月25日 星期五

熱鬧

下午三點三十,我家村中最熱鬧的平靜小街

2013年1月23日 星期三

前往機場囉!


Untitled
台北二月中旬見!

Untitled
洛杉磯你好!

小田和正:ラブ.ストーリーは突然に


結束這學期的田野生活。豬頭返回米國。
Everything is just perfectly fine! 
感謝各位的愛護,下學期還請多關照!(鞠躬)
cut

2013年1月20日 星期日

上課筆記之我想,下學期我的繪畫功力會大增

cut

不,不要停之「現在誰都是屁」

最近豬頭根本就是到達一整個失魂落魄的境界(就只是考砸一科而已,不是嗎?)
換首歌來換個心情。音樂可不只是陪伴,它是慾望的發洩啊!(親愛的,別想太多。)
我是如此一位堅強的少年啊!東區東區東區!何等霸氣。

cut
這個「音樂欣賞」是誰做的標簽?也太流於庸俗了點吧!

2013年1月19日 星期六

充其量,我們都只是聽故事的人(二)

acid_picdump_68
這是一種懲罰:「如果你拒絕看我,如果你誤認了我擺在你眼前的症狀/形象,
那麼,你仍將屈服於我致命的、宿命的眼光底下,我的症狀會看著你。」
——《佛洛伊德與女性》

佛洛伊德面對歇斯底里的女性病患的目光之下,感到難以承受的識破而暴露。佛洛伊德察覺到(她作為)死亡,會愛戀地「將他抱在懷中」。他以這種「令人畏懼的鏡中影像」作為遁逃的方式。不!我對於如此的誘惑感到興奮。正因它作為一種懲罰:懲罰自己內心的佻弄、巧合的相撞、無理的要求、手段的設計、無法抵抗的陷落、無眠的陪伴、分離的痛苦、凝聚的思念、期待的擁抱、眼神的溫柔、融化的舌尖、抽泣的眼淚,和妒忌的湧現。如此一來,這些戲劇般仿若等待一生的愛戀「抱在懷中」,使得所有感受昇華為一種矛盾般有關不真實與真實的拉鋸戰。令人畏懼的鏡中影像在此時以一種精神分析的形式給予了藉口。此時的佛洛伊德是如此地感到害怕。(但如果這真是懲罰,也應是一波波後悔所帶來的巨大痛苦,除此之外,有什麼需要害怕的呢?)

《阿飛正傳》裡的一句經典口白
一九六〇年四月十六號下午三點之前的一分鐘,你和我在一起,因為你我會記住這一分鐘。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分的朋友,這是事實,你改變不了,因為已經過去了。
(在兩個星期之後,他們將瘋狂地愛上對方。)

  cut

2013年1月18日 星期五

女性伊底帕斯:潛意識所付出的代價之「involuntary desire」

Untitled
回憶證實了一種力量(de visu,67)。它使得人類學式的象徵技法轉往了心理動力的潛意識詮釋:生命的存望、致死的意圖、夢的訊息、身體的佔領、性的移換。愛與慾望該如何結合,或者說,如何轉換成同一件事?於是,將愛轉換為慾望時(「有一種穩穩上路的愛,牢繫於慾望」,20),女兒也自母親的愉悅(就爽)「犧牲母親的愛和不可能的允諾」(20),轉為選擇父親作為對象——母親此一身分在伊底帕斯的文本中成為一個「威力無與倫比的受難者」(105)。對於男生的悲劇性伊底帕斯來說,女兒對於父親的伊底帕斯的依附關係(透過父親的注視,方能看見自己,21),活化了父親形象,因為女兒並不需要「殺死」她的父親(22)。這種母親情節「所遺留的痕跡,如此意遠離滋養者的身體」,因此潛意識付出代價(66)。

「妳記得嗎。。。妳常對我說,我具有天份可以無時無刻地引起妳的抗拒,妳的抗拒卻使我更為依附於妳」由這奇怪的愛的宣言,佛洛伊德料想到,他所面對的是潛意識的主動的女性特質,被歇斯底里的女病人具體化了:一種他必須要「愛」的拒抗(72)。具體地說,這是潛意識中的邪靈(有沒有這麼邪惡?):僭越(transgression)。這並非偶然。這是一個女性賦予他(佛洛伊德)膽識與勇氣去攪動地獄之花(l'Achéron,79)。此一歇斯底里的女性成為精神分析中不可或缺的元素:「她既是創生者,愛侶,又是死亡的運載者。。。」(80)

與歇斯底里面對面治療,佛洛伊德感受一個「他者」目光停留在他身上,成為她(患者)目光下的客體。「原初場景被倒轉了」(109)。這是一種懲罰(我超愛這一句!):「如果你拒絕看我,如果你誤認了我擺在你眼前的症狀/形象,那麼,你仍將屈服於我致命的、宿命的眼光底下,我的症狀會看著你」(110)。誘惑的女性以愛作為一種抗拒的潛意識策略步步逼近(Freud這樣認為),而佛洛伊德以抗拒來回應此一愛意(117)。於是,佛洛伊德卷進唐璜誘惑的矛盾(唐璜有矛盾嗎?)。佛洛伊德於是提問,這種移情的愛如何用一種獨特的方式存在:「如何接受它而不順從它?如何與它保持距離,而又不拒絕它?」(121)這種神秘的認同與矛盾以另一種形式存在:「我就是你潛抑的愛的(陌生)對象」,既是愛的對象,又是潛抑的陌生人。所以,這是一個賦予慾望的死亡和誘惑的場所(127)。

如此一來,女性的慾望命運,既是面對那一個禁止接觸的匱乏,亦是被要求具備誘惑性的他者慾望(141)。這是一個沒有誘惑者——或者不允許存在誘惑者——的誘惑現場(144)。佛洛伊德開啓了一個治療的公式:「如果我知道你的慾望的運作方式,和你的慾望對象,我就可以告訴你,你的意願(不可化約的部分)為何」(151,有關「意願」要一起看p157沒時間寫了)。結果是,父親的位置在這場誘惑的運作中,被決定為既是替代的選擇,也開啓了匱乏的必要。這種就是一種慾望的理解和意願的分離(161)。於是,「匱乏」具備必要性的部署:慾望總是透過他人的身上看見自身的匱乏。(這裡好像有一個尚未準備好的提問。。。)

(未完,但也不寫了。哈!我就是這樣你管我。)

cut



2013年1月15日 星期二

石化了


真的石化了。不過似乎似曾相識!
真是太神了

cut

2013年1月14日 星期一

夜半的操場

Untitled
晚上在志學街的空間貪玩了兩個鐘頭,換了衣服到運動場都已經快十點了。
操場的燈在十點二十分的時候熄滅,就變成這個模樣了。
很意外這時候跑步的人更多!(是滴,我有注意看。)
cut

2013年1月13日 星期日

Blind in seeing

Untitled

幾乎以一種接近病態的衝動,在這般兵荒馬亂的心情底下,想寫點什麼。

「這種『jouissance』(就爽!)是否可以作為一項想像的慾望結構,可能嗎?」我心裡如此詢問。語言的擔保與承諾——或者是「執著於對方說了什麼,或是沒說什麼」——確實開展了pleaseure in pain(課堂上學長稱之為「痛爽」)的可能性。但是,如此的語言可以承擔起多大的重量而不至於自我崩潰?「想像」當然可以成為一項建構的力量,決定了它所企圖對應的「真實」。從此以後,「真實」便變得任憑使喚百口莫辯了。於是(文章中)那位外遇的丈夫只得千方設想,再荒謬的逃脫理由也得說出口,用來抵抗那個逐漸「石化」的真實。在妻子一方的世界,逐漸地成為她一人世界。(因此外界的人都說「她瘋了!」)用這種雙輸的方式來獲得雙贏,「每個人都是以反轉的形式接受訊息」,一如凹透鏡前的那只花瓶或是李維史陀眼中的野蠻部落。

但終究我想問的是,這種「想像」可以到達多遠?持續多久?或者側轉拉岡的想法,那個活在鏡像中的自己從他者處烘托出自我的慾念。或者,人類的慾望在他者的慾望中找到它的意義。慾念出來了,但是現實在哪兒?若是閉上眼睛才可以讓人看見卡漫裡的bling bling大眼(但是事實上是閉眼的狀態),如此一來,表演者永遠看不見自己閉眼的模樣,她也永遠也看不見他人的反應。Blind in seeing結果反轉為Seeing in blind。我們原以為「怎麼辦?」的處境,結果存活在「猶豫」、「三心二意」之中。在那兒,給出了「可能性」的奧祕。

cut
豬頭好像慢慢理解為什麼藥剩寫的文章都讓人看不懂的原因了。因為他真的太變態了!

才子的故事

Untitled
星期五去蔥鹽院開會,順道去老師那兒打招呼(兼道歉)
看見書櫃上這本汎黃的Asiaweek封面。
想起他當年大一進來台大人類系時,就已經名聞全校了。
「聽說你們系進來一位才子!?」我忘記是那個老師說的,當時他大二。
接著這位才子升上大二就突然消失了。系上學長姊當時都不知道他去哪兒。
原來他被警總請去喝咖啡然後就抓進去關了。
他後來在獄中翻譯了Oscar Lewis的《貧窮文化》
這就是才子的故事。一生站在街頭上。我敬佩他。
cut

上課畫畫

Untitled
教書這些年都忘記自己當學生會是怎個樣子?
今天準備病理學的期末考時,才發現上課會塗鴉耶!
cut

2013年1月12日 星期六

今天又上了一整天課。。。

Untitled
上課到一半自己有點恍惚,出來教室外頭走走。
Untitled
沒多久又恍惚了,然後塗鴉。。。消遣一下。(剩下時間都很專心好不好!)
cutUntitled
晚上跟大學部同學一起「大紅春宴」。

2013年1月10日 星期四

心情點歌時間之「忘記所有廝守承諾,我們都愛得沒有一點把握」

這位聽眾在夜深寂寥時刻向豬頭點了這首歌。
她說茫茫然之中,現在好像聽懂了什麼。
我們希望這位聽眾聽歌的時間,不要喝太多酒。

cut

2013年1月9日 星期三

充其量,我們都只是聽故事的人(一)

screenshot_05

顯然,他感到痛苦和絕望。他通過自己的語言和行動想要達到什麼目的?他反抗審訊。他希望被傾聽。
——RD Laing 《分裂的自我》  

壓抑任何形式的超越是否可能?或者,反過來說,「精神分裂」使得超越任何形式的壓抑成為可能。它使得一種無法提存的聲音進入到「破碎的心智」,如此的光亮卻進不去一般正常人的「完整心智」,因為那兒是封閉的。確實,我們雙方之間存在著分裂,此一分裂稱之為「精神病」。我是如此害怕曝露,如此脆弱與孤獨。於是我說,我「是玻璃做的,透明而空虛,蒼白而脆弱」。我必須學會隱藏自己:微笑包裝了我的傷心、鼓掌喝彩卻是來自我的不悅。這一切你所看見的我,都不是我。於是我變得愈加「不真實」。然而那一個孤獨失落恐懼害怕的我才是最接近真實的自己。 

我開始學會孤立自己來避開「吞沒焦慮」:被吞沒、被包圍、被吞食、被淹溺、被吃掉、被籠罩、被窒息。被他人包容一切的理解所毀滅。如此一來,孤立雖然可怕,但也同時保有幾分安全。或者,這個世界注定在某一時刻塌陷,而我感到自己虛空起來。(我自身便是此一虛空。)我有時也期待這個虛空可以被填補,但終究我感到畏懼。現實成為一種「爆聚」而隨時威脅著我。這種孤立也讓我感到恐懼,害怕自己僵化而變成石頭,或者乾脆用這種梅杜莎的技法把別人變成石頭(非人化)。

面對來自生活中全面性身分摧毀的威脅,我迫使自己以不抱任何希望的方式面對這個世界,「希望」因此可以減少存在的懷疑和空虛絕望,但卻是證實了非比尋常的焦慮。即便「愛」都帶來破壞性的毀滅。於是在我的內心裡,將我所愛之人予以摧毀來保護他們,避免他們被真正的現實所摧毀。到頭來,我處理的反倒是我與因分裂存在的假自我的「虐待/受虐」關係。外部世界是一個如此危險而令人害怕,自身的孤立與分離狀態的自我顯然無法允諾與他人建立關係,相反地,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又無法直接向人表達,於是也無法為他人所感知。這樣的自我「一切都成為不可能了」——「無論假自我經歷了什麼樣的失敗或其他遭逢,自我都不會有任何影響;在幻想中,自我可以是任何人在任何處所,無所不能,絕對自由」。然而這種(躁式)幻想愈是龐大,自我便變得愈是軟弱無助。 

給自己:RD Laing示範了自我分裂的操作部署(或者按佛洛伊德的術語:痛苦經濟學)。「我習慣這樣凝視周圍環境,然後漸漸地自己會融化到裡面,消失在其中。就好像那兒開了一個虛空,而我就消失在那虛空之中。就好像,你讓自己覺得你不知道自己是誰,身處何處」。於是「毫無意義、毫無價值地活著」。這樣的話語帶著使人著迷的氣質吸引著自己。無望又卑微地處理自身一波接著一波的焦慮。任何複雜的思想是如此沈重而易碎:若是過於小心,深怕別人識破自己的存在;若是放棄謹慎維護,卻又讓自己直接落入絕望的深淵裡。這是一種處在幽微陰影下的自我包裝術,(曾經如此相信)一如我們都曾經這麼認為:「自己是難以為外人所捉摸、看清透徹,或是拒絕為外人所賦予的標簽或理解。」正因為如此,我們學會避免瞭解對方而變得更不誠實;我們彷彿共同瞭解,「看清評價」成為一種變相的鄙視。於是我們又刻意表現自己是如此輕易識穿,因此反向小心呵護包裝的虛偽性。如此一來,我們終究僅只於瞭解對方的表象,而避免想像中因為誤解而盤據在眼框周圍尚未掉落的眼淚。充其量,我們都只是一位聽故事的人。
cut

小米集力所!we are ready!!

screenshot_06
cut

2013年1月6日 星期日

鳳林冰淇淋

Untitled
我真的會因為鳳林這個小鎮有這家冰淇淋店而更加分。

一直這樣覺得:在傍晚吃冰淇淋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感覺白天所有事全部結束,然後點兩球冰淇淋慰勞自己。
要不坐在店裡,邊吃著冰淇淋,邊看著過往車輛,
要不安安靜靜吃一口冰淇淋,然後爬幾頁休閒書陪伴自己。

(這本書就是這樣讀完了。寫得不錯耶!就是中文書名真的有點淺。)
cut

蒼井優之台灣女孩

1
記得前幾天屁紅在他的FB上頭貼了蒼井小姐的新書。
第一次認識蒼井是豬頭碩班同學的介紹,「到底豬頭喜歡哪種女生?」
我喜歡這樣的照片(誰不喜歡?)隨性自然像個鄰家女孩。
しかし、自從豬頭2003年跟著日本JAA的宣傳片之後,我就再也不相信這種自然了。
這圖中桌椅、桌上擺盤、景點角度都是經過設計的:看看椅子的陰影,就知道打光了。
cut
來,我們先看看幾個靜態場景的服裝道具。
Untitled3
再看看分鏡表
Untitled2
最後廣告成品

2013年1月5日 星期六

我今天真的累到爆了。

DSCF7501
cut

2013年1月4日 星期五

「大家好,比自己好還好」

screenshot_01
怎麼說?反對這個制度想法,好像有一種想要成為既得利益者的嫌疑。
沒錯!我就要成為這種人。這是因為我這一代的規定都是既得利益的當權派在規定。
然後規定的細節又不適用在他們身上。(太美妙的人生了!)
這種情形不像「球員兼裁判」,比較像是終身職裁判。
我比較感興趣的是這句「大家好,比自己好還好。」
這個邏輯是獨裁政權底下的思想呀!(完全不是資本主義式)
看樣子,等我屆齡退休的時候,應該是120制了。(工作到80歲,工齡40年)
其實一輩子有工作這樣想也不錯。
cut

2013年1月3日 星期四

最近常常焦慮。。。

Untitled
我發現自己這學期常去運動(場),特別是這陣子。
以前在跑步機上頭,會帶著讀本邊運動邊想事情,有時候居然可以整理出大綱。
到了運動場上,正好相反。唯一的目的就是把腦袋裡的東西給清乾淨。
仿佛因為清完之後好接續下一份功課,所以往往運動後心情反而是悲傷的。
這樣子會不會瘦得更多?
cut

2013年1月2日 星期三

kb啦!可以這樣剪接柳~反媒體壟斷啊!


2013 中視義大跨年 蘇打綠青峰消失40秒重播直播完整版畫面


cut

你連結到這個系譜了嗎?


                                                     圖源(感謝咦!嘖「學長」在臉書上的分享)
台灣症熵系譜
能連到這系譜就是大戶人家阿!
我這種小咖,
就只能透過六度分隔理論來說,
有阿我透過幾個人就認識誰誰誰!

cut

高雄的麥當當制服(太羨慕啦!)

301704_508315279191767_470415333_n
雖然豬頭這年紀還在關心「制服店」這種事情,肯定會被人當作是怪老頭,
但是咱們麥當當居然也可以跟進,這件事就非同小可了。(高雄人實在太幸福了!)
這個策略是百分百正確滴,只有讓天龍人感到羨慕的時候才有可能超越天龍國。
cut